记个梗,啪啪啪鼓掌时的吻手礼,R一边进入一边在耳边用敬语说情话,释放时的吻手礼
或者R抬起阿纲手,亲吻中指上的大空戒,一边进入一边宣誓效忠,把人艹的迷迷糊糊还要逼人回应,还啧的一声嫌弃人家说话断断续续气息不稳
“啧,我可没教过你这么颠三倒四的回应,蠢纲。”
怪谁啊(。)

R27脑洞(一)

就……一个很粗糙的脑洞,关于不断失忆与不断建立认知的故事……?


背景设定是彩虹之子已经解开了诅咒,纲吉继任彭格列的很久以后,R27……单方面(x)暧昧期……,27懵懵懂懂R准备收网的时候。

R得了一种奇怪的病,(夏尔马表示剧情需要无能为力x),会不断的丢失自己的记忆,丢失记忆之前会有一段很短时间的记忆模糊,记忆每次都会回溯至接到九代目关于下任继承人委托回返彭格列,但还不知道具体的委托内容是什么之前,他知道沢田纲吉名字但具体资料还没去看,一开始这种失忆间隔时间很长,随着病情的加重会越来越短,从一年失忆一次到一个月失忆一次到每天失忆一次,夏尔马及跑来看热闹的威尔帝推断这种失忆持续缩短至最后...

就……就迟到了快七天的七夕贺……?

p2后半段略有改动……简单来讲更虐点_(:з」∠)_

【南北双秀】玻璃窗(上)

*向哨梗


原无乡立于水面。

冰寒刺骨墨色湖水淹没过他的脚踝,陆地并不在脚下,却不妨碍他淌着水往前走。有银色皮毛的雪豹在他身旁徘徊不去,原无乡拍了拍那毛茸茸的头,雪豹晃了晃脑袋,一头扎进脚下深不见底的湖水之中。

这不是原无乡第一次进入倦收天的意识海,却是第一次见到意识海的本质。报告中说的一点不夸张,森狱星系的黑月射线不会伤人,却能消融哨兵的精神世界,消磨尽他们意识,使陷入沉眠的哨兵们在梦境中死去。

而若要从中挣脱重建精神世界,亦需花费更多的精神力,比起强悍的肉体,意识海更脆弱的哨兵几乎无法做到,对于这方面天生处于劣势的哨兵来讲,确是天然的克星。

倦收天情况要更糟糕一点,...

【南北双秀】猫咪咖啡厅

*双女装梗


猫咪咖啡厅到底是谁想出的主意?

倦收天抿唇,认命的将橘色飘带系上颈项,飘带上的金铃铛随着他动作叮铃作响。

橘色猫耳夹进头发,倦收天对着镜子理了理橘色裙摆,将绑带一个个系好。

女仆群不是传统的咖啡色,不知那群姑娘怎么折腾的,成品中和了许多其它因素,更显的繁琐华美。

倦收天作为“橘猫”,身上衣裳也以橘粉色为主题,一部分花纹参考猫咪身上的条纹,饰以橘黄金红的玛瑙石,衣摆边缘还有蕾丝,配上致力于将其打造的越可爱越好的樱花纹丝袜,欧派假胸——倦收天拿到衣服时就不由后悔,最负拎着他那套黑纹梨花看了半天,长叹道:“还好没要穿耳环。”

他话刚说完,衣服里就滚出两个银灰色毛绒球状小耳夹。

倦收天成功黑了脸...

【南北双秀】食物

……唔,换个题目换个画风



从过去一路走至现在,道真不复,武道路断,不再有末日危机的天下终于迎来了海清河晏。当苦境与妖魔精怪俱成历史烟云,先天们也变成奇异梦幻的古老传说。双秀一路雨里风里走过来,从未想到会倒在这……

——为什么刚出烤箱里出炉的烧饼为什么会带有春药???

尚不知是什么成分,药效倒是极烈,原无乡内心狂风呼啸,握着菜刀的手越来越紧,几乎把木头刀柄碾成碎屑,他看向倦收天,倦收天撑着料理台低声喘息,五指紧扣入大理石中,身形微微发抖,正带着内疚之情回望——作为将烧饼拿出烤箱与原无乡分食的人,他也未曾想到里面会带有春药啊……

才告白了几百年就上三垒是不是有点早?

原无乡神志略有溃散,理智彷如滴入湖泊...

【南北双秀】在厨房中不小心吃到了春天的药丸

从过去一路走至现在,道真不复,武道路断,危机远去和平到来,苦境已不再是苦境,双秀一路雨里风里走过来,从未想到会倒在这……


为什么刚出烤箱里出炉的烧饼为什么会带有春药???


尚不知是什么成分,药效倒是极烈,原无乡内心狂风呼啸,握着菜刀的手越来越紧,几乎把木头刀柄碾成碎屑,倦收天撑着料理台低声喘息,五指紧扣入大理石中,他身形微微发抖,神情略有内疚,毕竟是他将烧饼拿出并与原无乡分食……但他也想到会带有春药啊……


这到底……是什么药……


血脉中升腾起的燥热越来越无法忽视,就像置身于火炉中,连功体亦无法压制药性,原无乡眼前发白,理智...

【南北双秀】故事的开始是一场别离

故事的开始是一场别离。


眼睁睁的看着原无乡在他眼前倒下,多年心魔一朝成真,倦收天疑心这是一场噩梦,却不得不在绝望中清醒,亲手将他的棺木送入坟冢。


‘……若太平未至,无常先生,无论你吾是谁留下,当将这第三壶清酒一酹众英灵……’


昔日笑语犹在耳畔,倦收天将一盏清酒洒尽。滴落坟前的不知是酒是泪,眼前墓碑似也在雾色中模糊,他再撑持不住,摇晃着栽了下去。


“伤心过度,空耗心神,他伤势本就不轻,又强撑着主持葬礼不肯休养,拖到现在……不知熬不熬的住。”


意识沉浮间,他听到有谁在身旁细语,尔后是素还真的叹息:“……银骠当...

【南北双秀】现代猎魔人背景的双马尾低辫子芳

*一笔带过的乱马梗,女装芳预警


旭县不过是个一百零一线开外的小县城,大路统共就一条,更多是七拐八绕的狭长小巷。

原无乡租的房子在老城边,近期修路,绕大路需多走上半个小时。他嫌麻烦,便干脆从一旁小巷中穿行,比绕远能节省二十来分钟时间。

只是巷中路灯毫无保障,前日又刚坏掉了仅剩下的两盏。小巷四周住宅区的围墙高而长,白日尚觉昏暗,一入夜更是伸手不见五指,拉个摄像机来拍恐怖片都不必另外布景。

——也真成恐怖片了。

一团巨大而模糊的影子从居民楼墙壁上跳下,“碰”的一声惊起满地尘埃。

原无乡只听前方破空声响,下意识向后小跳避开,谁知那影子前端倏地向前拉长,一张惨白赤瞳的人面弹至原无乡眼前,...

【南北双秀】人鱼原诱惑芳+小团子梗

皎洁的霜白月色和宁静的浪波——完美!

霜白色打磨的极为圆润的龙鲸骨珠——完美!
湿润顺滑的银白色长发——完美!
原无乡将一部分长发捋至胸前,一捧珍珠被巧妙镶入发中,使得宛如月光的长发更加闪亮。

他按照传承记忆中最能体现出人鱼健美身姿与俊郎容颜的姿势侧坐在礁石上,银色长尾半盘在身下,月光沿着他皎洁鳞片,纱状尾鳍一路铺至海面。

揽水自照了好几遍,原无乡不厌其烦的调整着珍珠的位置,使其更加隐秘,当温润珠光都宛如是长发自带光效后,他终于满意的将长发整理好,顺至身后,露出张开的耳鳍与精瘦健美的胸膛。

古老的传承记忆告诉他,应当用长发遮掩住平坦的胸膛——雌性则相反,应尽量袒露出胸脯——但他所等待的人于...

©霜爪落飞鸿 / Powered by LOFTER